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|北京pk10绝密方法
歡迎訪問 中國歷史故事網www.tb2q.com
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歷史人物 >

陸游詩歌的思想內容

發布時間:2019-02-16 21:07:44 來源:中國歷史故事網 點擊:
  陸游是一個具有多方面創作才能的作家,他的作品有詩、詞、散文。著作除《劍南詩稿》八十五卷以外,尚有《逸稿》二卷,《渭南文集》五十卷(包括詞二卷、《入蜀詞》六卷),《南唐書》十八卷,《老學庵筆記》十卷。陸游以詩著稱,他從十二歲起開始學詩,到八十四歲時仍是“無詩三日卻堪憂”,所以他自稱“六十年間萬首詩”。陸游的詩歌內容十分豐富,差不多涉及了南宋前期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。特別突出的是反映了當時的民族矛盾,作品里洋溢著收復中原,統一祖國的愿望和請纓無路、壯志未酬的悲憤,表現了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。
  
  陸游生活在南宋前期,南宋統治者偏安江南,屈膝事敵,這種妥協乞和的政策與行為,激起了當時廣大人民和愛國志士的憤慨,他們強烈要求收復中原,統一祖國。這一時代的呼聲構成了陸游詩歌的基本主題。所以,前人說他的作品“多豪麗語,言征伐恢復事”(見《鶴林玉露》)。《夜讀兵書》是詩人早期的詩歌,寫于紹興二十六年(1156),當時中原淪落于金朝之手,南宋政權置失地于不顧,而陸游個人參加禮部考試,又被秦檜黜免,詩人在這樣的形勢下,返回家鄉,努力研讀兵書,希望能有機會施展抱負,殺敵報國:
  
  孤燈耿霜夕,窮山讀兵書。平生萬里心,執戈王前驅。戰死士所有,恥復守妻孥。成功亦邂逅,逆料政自疏。陂澤號饑鴻,歲月欺貧儒。嘆息鏡中面,安得長膚腴。
  
  這首詩大氣磅礴,表現出作者不計個人安危得失,不畏犧牲的英雄氣概。紹興三十一年(1161),金主完顏亮率金兵大舉南侵,曾一度逼近南京附近,并攻占瓜州鎮。陸游聽到消息心急如焚,寫下了《送七兄赴揚州帥幕》:
  
  初報邊烽照石頭,旋聞胡馬集瓜州。諸公誰聽芻蕘策,吾輩空懷畎畝憂。急雪打窗心共碎,危樓望遠涕俱流。豈知今日淮南路,亂絮飛花送客舟。
  
  表達了詩人對國家局勢的憂慮不安。乾道六年(1169)十二月,陸游被任命為夔州軍州通判,次年五月自山陰登程入蜀時,他在《投梁參政》一詩中表達了自己獻身報國的決心:“游也本無奇,腰折百僚底。流離鬢成絲,悲咤淚如洗。”“但憂死無聞,功不掛青史”。
  
  他一面希望南宋能有像霍去病率領的那樣善于作戰的軍隊,出兵打擊敵人,一面表示自己也要投身抗敵的斗爭:“士各奮所長,儒生未宜鄙。復氈草軍書,不畏寒墮指”。
  
  入蜀以后,陸游生活在宋金交界的前線,滿懷高昂的斗志,寫下了許多熱情洋溢的愛國詩篇。《三月十七日夜醉中作》是陸游于乾道七年(1173)在成都任參議官時寫的一首詩:
  
  前年膾鯨東海上,白浪如山寄豪壯。去年射虎南山秋,夜歸急雪滿貂裘。今年摧頹最堪笑,華發蒼顏羞自照。誰知得酒尚能狂,脫帽向人時大叫。逆胡未滅心未平,孤劍床頭鏗有聲。破驛夢回燈欲死,打窗風雨正三更。
  
  抒發了詩人誓死討伐入侵敵人的心愿。乾道九年(1175)寫的《八月二十二日嘉州大閱》:
  
  陌上弓刀擁寓公,水邊旌旆卷秋風。書生又試戎衣窄,山郡新添畫角雄。早事樞庭虛畫策,晚游幕府愧無功。草間鼠輩何勞磔,要換天河洗洛嵩。
  
  從自己主持秋操檢閱說明自己并不是不能打仗的文弱書生,只是苦于沒有抗戰立功的機會。十月,詩人又寫了《觀大散關圖有感》和《金錯刀行》,這些詩同樣抒發了詩人的抗戰理想和為國立功的誓愿。陸游對復國斗爭充滿信心。又如詩人在第二年寫的《書憤》:
  
  早歲那知世事艱,中原北望氣如山。樓船夜雪瓜州渡,鐵馬秋風大散關。塞上長城空自許,鏡中衰鬢已先斑。出師一表真名世,千載誰堪伯仲間。
  
  這是書寫胸中憤慨的詩篇。詩人一生主張用軍事力量收復中原,到六十多歲,仍是壯志難酬,滿腔憤懣。首聯寫年輕時的雄心。早年哪里懂得世界上的事情是多么艱難險惡,沒有考慮有多少障礙,北望中原“氣涌如山”,豪氣磅礴,信心很足。表面上看來好象自憤當年不知世事,實際上是為世上有這么多邪惡的東西感到憤慨。接下去頷聯是回顧自己在抗敵斗爭中值得回憶的事跡。“樓船夜雪瓜州渡,鐵馬秋風大散關。”陸游任鎮江通判時,曾經為加固防線,添置戰艦盡力,后來陸游還因“力說張浚”免職。陸游也曾戍守大散關,還曾提出“進取之策”。這些在詩人心中都是永遠不能忘記的,然而又都是未能實現志愿的恨事,回憶起來愈增憤慨。自己的志向未能實現,空有自比為國家長城的雄心,鏡中照見自己的兩鬢已經花白了。南朝時劉宋的名將檀道濟北伐有功,被人誣陷,臨死時說:“乃復壞汝萬里長城。”詞句充滿英雄暮年難平的憤慨。詩的尾聯“出師一表真名世,千載誰堪伯仲間。”諸葛亮真足以名揚后世,雖然世事充滿艱難,他卻毫不動搖堅持北伐,千年以來誰能和他相比呢?借史詠懷,更是對南宋無人堅持北伐的現實無比憤慨。慶元三年(1197)春天,詩人在他所寫的《書志》里更痛快淋漓地唱出他為國復仇的決心:“肝心獨不化,凝結變金鐵。鑄為上方劍,釁以佞臣血。匣藏武庫中,出參髦頭列。三尺粲星辰,萬里靜妖孽。”詩人表示自己死后要把心肝凝成金鐵,鑄為利劍,去為國雪恥。在另一首《書憤》中,又表示死后要變厲鬼,痛擊侵略者:壯心未與年俱老,死去猶能作鬼雄”,陸游殺敵報國的雄心,至死不衰。在他八十二歲的高齡時,又寫下了“蹈海言猶在,移山志未衰,何人知壯士,擊筑有余悲”(《雜感》其三)的詩句,熾熱的愛國熱情不減當年。”
  
  由于陸游對祖國有著強烈的愛,所以對那些腐敗無能、妥協投降的統治者自然表現出無比的憎惡。他在許多作品中都憤怒地譴責了南宋統治集團茍安誤國的罪行。陸游在詩里不只一次地揭露了和議的惡果。如《關山月》是一首反對統治當局不抵抗政策,以及揭露與金人訂立和約罪行的著名詩篇:
  
  和戎詔下十五年,將軍不戰空臨邊。朱門沉沉按歌舞,廄馬肥死弓斷弦。戍樓刁斗催落月,三十從軍今白發。笛里誰知壯士心,沙頭空照征人骨。中原干戈古亦聞,豈有逆胡傳子孫?遺民忍死望恢復,幾處今宵垂淚痕。
  
  這一首七言樂府古詩,全詩十二句,四句一韻。開頭四句:“和戎詔下十五年,將軍不戰空臨邊。朱門沉沉按歌舞,廄馬肥死弓斷弦。”宋孝宗隆興二年,張浚恢復無功,又值金世宗剛剛即位,不準備用兵,所以達成和議。南北講和后,金朝金世宗注意內治,宋朝宋孝宗也注意休養生息。南北三十多年無戰事。陸游寫這首詩時距和議時間共十四年,說十五年是約數。詩人對宋孝宗下求和詔書以后不思恢復的局面不滿。將軍長期不戰,徒然駐守邊境,忘記了抗擊敵人的責任。貴族的深宅大院內按節歌舞,沉迷聲色之中,忘記了偏安的局面。戰馬在馬房內養得肥死,弓長期不用都斷了弦,荒廢了戰備。
  
  中間四句:“戍樓刁斗催落月,三十從軍今白發。笛里誰知壯士心,沙頭空照征人骨。”接著寫戍邊戰士的苦悶心情。在戍樓上聽著敲起刁斗的聲音,一遍一遍地催著月落,隨著時間的推移,人也由壯而老,已是白發蒼蒼。誰知道笛曲“關山月”所傳達的壯士的心志呢?明月徒然照著留在沙場上的征人的尸骨。難道把這些都忘了嗎?最后四句是:中原干戈古亦聞,豈有逆胡傳子孫?遺民忍死望恢復,幾處今宵垂淚痕。”“逆胡”是對外族的蔑稱。中原的動亂從古以來也曾有過,但是這些政權豈能長久?中原的人民忍受著痛苦盼望著恢復,今夜不知多少地方的人民在落淚。人民希求恢復的愿望何時實現呢?
  
  作者在他七十七歲時寫的《追感往事》詩里,更尖銳地指出“諸公可嘆善謀身,誤國當時豈一秦!”茍安投降的罪責不只在秦檜一人,而是整個統治集團。他大膽地揭露了他們的罪行:“公卿有黨排宗澤,帷幄無人用岳飛”(《夜讀范至能攬轡錄……》),悲憤地控訴了“諸公尚守和親策,志士虛捐少壯年。”(《感憤》)鋒芒畢露的詩句中流動著詩人沸騰的愛國熱情。
  
  但是,由于陸游的報國理想,長期遭到冷酷現實的扼殺,因此他的詩歌在回蕩著昂揚斗志的同時又多充滿了壯志未酬的憤懣,帶有濃厚的蒼涼、沉郁的色彩;另一方面,由于破敵衛國的宏愿在現實中難于實現,詩人便通過夢境或醉酒的幻化境界來寄托他的報國理想。清趙翼《甌北詩話》談到陸游的紀夢詩時說:“核計全集共九十九首,人生安得有如許多,此必有詩無題,遂托之于夢耳。”其實詩人是借助夢境來表達在現實中不可實現的向往。如《九月十六日夜夢駐軍河外,遣使詔降諸城,覺而有作》,是詩人于乾道九年(1173)在嘉州時寫的一首詩。這首詩所寫都是夢境中發生的事情,于夢境中表現了詩人在現實中不可能實現的立功萬里的決心。“晝飛羽檄下列城,夜脫貂裘撫降將。”
  
  “更呼斗酒作長歌,要遣天山健兒唱”。《樓上醉書》詩人寫自己醉中如一員猛將,躍馬高呼,斬將奪關:“三更撫枕忽大呼,夢中奪得松亭關。”淳熙七年(1180),陸游在撫州(江西臨川)所作《五月十一日夜且半,夢從大駕親征,盡復漢唐故地,見城邑人物繁麗,云:西涼府也。喜甚,馬上作長句,未終篇而覺,乃足成之》:
  
  天寶胡兵陷兩京,北庭安西無漢營。五百年間置不問,圣主下詔初親征。熊羆百萬從鑾駕,故地不勞傳檄下。筑城絕塞進新圖,排仗行宮宣大赦。岡巒極目漢山川,文書初用淳熙年。駕前六軍錯錦繡,秋風鼓角聲滿天。苜蓿峰前盡亭障,平安火在交河上。涼州女兒滿高樓,梳頭已學京都樣。
  
  詩中說,自從唐代天寶之亂以后,直到南宋孝宗淳熙年間,五百年來,北庭安西地區一直沒有收復。而他在夢中卻看到了偏安的皇帝實現了收復失地的盛事。特別是全國一心,只要大軍一出,各地紛紛響應,很快平定了遼遠的北方,通用南宋王朝“淳熙”的年號。各地群眾都為太平盛世而歡呼,邊境的婦女梳頭打扮也學著京都的式樣。詩人向往著“盡復漢唐故地”一統天下的太平景象。在現實中無法實現的愿望,只有在夢境里去尋求。嘉定元年(1208)六月,陸游在《異夢》一詩里敘述了自己見到的奇異的夢境,他夢到自己身穿鎧甲去作戰,收復了中原:“山中有異夢,重鎧奮雕戈;敷水西通渭,潼關北控河;凄涼鳴趙瑟,慷慨和燕歌。”表達了作者收復失地的迫切愿望和為國奮戰的決心。
  
  陸游的愛國熱情,滲透在他的全部生活之中,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事物,無不可以引起詩人的聯想,或游圣地,或憑吊古人,或讀古書,或看地圖,或聞雁聲,或賞雨雪,或睡夢,或醉酒,無不使他浮想聯翩,感慨萬千。正如清趙翼在《甌北詩話》里所說:“凡一草一木,一魚一鳥,無不裁剪入詩。”
  
  反映南宋農民生活,描寫農村風光的詩,在陸游詩集中占有相當的位置。其中有同情勞動人民疾苦的詩篇,如《農家嘆》:
  
  有山皆種麥,有水皆種?,牛領瘡見骨,叱叱猶夜耕,竭力事本業,所愿樂太平。
  
  門前誰剝啄?縣吏征租聲。一身入縣庭,日夜窮笞榜,人孰不憚死?自計無由生。
  
  還家欲具說,恐傷父母情。老人倘得食,妻子鴻毛輕。
  
  全詩寫出了農民的辛勤勞動,以及縣吏們對他們的掠奪。《秋獲歌》:“數年欺民?兇荒,轉徙溝壑?相望,縣吏亭長如餓狼,婦女怖死兒童僵。”寫出了殘暴官吏對人民的剝削壓榨。《太息》其三,更為我們如實地描繪了一幅農村的慘景,農民在豪吞暗蝕的迫害下,成批逃亡:  北陌東阡有故墟,辛勤見汝昔營居。豪吞暗蝕皆逃去,窺戶無人草滿廬。
  
  開禧二年(1206)七月陸游寫《書嘆》,斥責了封建政權對人民的掠奪:“有司或苛取,兼并亦豪奪;正如橫江網,一舉孰能脫!”詩人把統治階級的剝削與掠奪比喻為橫截江河的大網,使人民無法逃脫厄運,揭示了南宋社會嚴重的階級矛盾。陸游在《上殿?子》里曾經指出:“今日之患,莫大于民貧,救民之貧,莫先于輕賦!”又說:“賦斂之事,宜先富室,征稅之事,宜核大商,是之謂至平,是之謂至公。”然而現實與他的意見截然相反。因此詩人以極大的不平,揭露了“公子皂貂方痛飲,農家黃犢正深耕!”(《作雪寒甚有賦》)“富豪役千奴,貧老無寸帛!”(《歲暮感懷》)的貧富懸殊的現象。
  
  陸游還是寫景詠物的能手,他擅長刻畫各種風物,描繪出豐富多樣的生活畫面,如《游山西村》:
  
  莫笑農家臘酒渾,豐年留客足雞豚。山重水復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蕭鼓追隨春社近,衣冠簡樸古風存。從今若許閑乘月,拄杖無時夜叩門。
  
  這首詩生動地描繪了當地農村的淳樸民風、習俗與風光,表現了詩人對農村生活的摯情。又如《牧牛兒》:
  
  溪深不須憂,吳牛自能浮。童兒踏牛背,安穩如乘舟。寒雨山坡遠,參差煙樹晚。聞笛翁出迎,兒歸牛入圈。
  
  只是寥寥數筆,就把牧童的形象勾勒出來。
  
  陸游晚年寫的《沈園》是為悼念他的妻子唐琬而作:
  
  城上斜陽畫角哀,沈園非復舊池臺,傷心橋下春波綠,曾是驚鴻照影來。
  
  夢斷香消四十年,沈園柳老不吹綿,此身行作稽山土,猶吊遺蹤一泫然。
  
  陸游大約二十歲時和唐琬結婚。陸游的母親不喜歡唐琬,迫使他們離婚。但陸游對唐琬的愛情始終如一,離婚后曾在山陰城東禹跡寺南的沈園相遇。幾十年后重游沈園,感情仍是那樣深沉。
  
  陸游也擅長填詞。劉克莊說:“其激昂感慨者,稼軒不能過”(《后村詩話續集》)。晚年寫的〔訴衷情〕。概括了詩人壯志未酬的悲憤。又如〔鷓鴣天〕一詞:
  
  家住蒼煙落照間,絲毫塵事不相關。斟殘玉瀣行穿竹,卷罷《黃庭》臥看山。
  
  貪嘯傲,任衰殘,不妨隨處一開顏。元知造物心腸別,老卻英雄似等閑。
  
  極寫放達閑適的生活,卻掩飾不了才不得施的悲辛。他的詠梅詞〔卜算子〕也為大家所熟悉。
相關文章推薦:
  • 陸游簡介,陸游的著名詩句,唐婉與陸游的愛情故事
  • 唐婉與陸游的愛情故事
  • 陸游的名句,陸游的著名詩句
  • 陸游生平簡介
  • 陸游為何要休棄妻子唐婉?揭秘陸游休妻
  • 陸游詩歌的藝術成就
  • 陸游臨終留詩
  • 陸游簡介
  • 陸游:美食兼詩文的烹飪學者
  • 陸秀夫是陸游的曾孫嗎?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推薦